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明清疑案,新婚夫妻洞房后遭人毒手,开棺后新娘变老头

发布日期:2022-03-13 10:50    点击次数:153

话说这明朝万历年间,在琼州府望海县水塘乡,有一户人家,丈夫杨发,妻子李氏,夫妇二人驾船行商,家里还算富裕,可惜膝下无子,成了二人一块心事。

幸得老天垂怜,夫妇以四十之年岁,老来得子,取名杨继忠,夫妇二人对这孩子倍加宠爱,呵护之至。

早年间有一陋习,为童养媳,杨氏夫妇二人就给儿子杨继忠许下一门亲事,乃一户田姓人家,小女名叫田杏花,年长杨继忠五岁,聪明伶俐,清纯可爱。

岁月匆匆过,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夫妇二人便匆匆为儿子准备婚礼,以了结夙愿,夫妇二人忙前忙后,挑良辰选吉日,请亲朋宴宾客,终于是把儿媳娶进了门。

图片

终于宴席散去,亲朋好友纷纷离去,小两口拜别宾客,携手进了洞房,杨氏夫妇也早早歇下,怕扰了小两口兴致。

一夜巫山云雨,颠鸾倒凤,风雷不惊妙人,打更声不扰幸事。

翌日,老两口早早起床,梳洗吃饭,李氏看儿子房门紧闭,心中了然,必然是年轻人食髓知味,昨夜忘了时辰,便不再管他们。

转眼间已到晌午,老夫妇二人见儿子房门仍然不开,心下不喜,便是新婚燕尔,礼节也是不能轻废,二人便联袂上前,出声询问:“继忠,已然午时了,怎么还不起床行礼?”房中并无声响,夫妇二人心中疑惑,又问几遍,还是不见应答,老两口对视一眼,决定由李氏推门查看,轻轻一推,门就开了,门闩并未锁死。

老两口急忙上前,只见被褥撂在床下,床帘垂闭,李氏上前查看,掀开床帘,失声叫了出来,杨发赶忙上前,只见田氏挺身闭气,看样子已然死去多时,街坊也听到了李氏惊叫,匆匆赶来,见到此情此景不知如何是好。

有年长者妇人急忙扯下被单,覆于田氏身上,看到田氏身下有血迹,知其已然破瓜,可不见身上有其他伤口,心里不明其真相,便没有过多询问,邻里左右不见杨继忠身影,问杨氏夫妇也不知踪迹,便有人猜测,定是杨继忠被人绑架,田氏遭人毒手。

家中遭此巨变,田氏娘家距离较远,来往不便,杨氏夫妇惊慌了神,也没有报官。又逢江南炎热,便给田氏准备了棺木,装殓下葬,众街坊觉得此事蹊跷,便安排用短钉封棺,以便验尸。

事了,终于田氏娘家得了消息,匆匆赶来,田氏其父听闻此事眼泪直流,又觉得蹊跷,彼时女儿遭害,杨继忠又不见踪影,莫不是杨氏父子害我女儿?

听完杨发表述,田父未做停留,便赶往望海县县衙擂鼓报官。

图片

这日,望海县郑县令正在堂中饮茶,听闻有民击鼓报官,即刻升堂。

田父跪于堂下,声泪俱下。

郑县令问其为何事击鼓。

田父答:“小民田宝山,状告杨氏父子害我女儿!”

郑县令详问经过,派人捉拿杨氏父子,不时杨发被带到。

杨发连呼冤枉,详禀其过,郑县令听得头大,便让人把二人都绑了,前往新坟,查其究竟。

彼时,来到田氏坟前,差役挖土掘坟,新坟新土顷刻便把棺材抬了上来,开棺,郑县令定睛一看,哪有女子尸体,只有一老者毙于其中,头有伤口,当即大怒喝问二人,二人心慌身颤,杨发头如捣蒜,嘶声道不敢,说所言具实,不敢哄骗大人。

旁观之邻里也皆称杨发所言非假,郑县令口称怪哉,案件扑朔迷离,没有跟脚可摘,只能压制,便先将杨发收监,责令差役布告寻杨继忠。

事情已过月余,案件在百姓口中传得神乎其神,上司听闻此事也令其尽快破案,可案件不见进展,愁的郑县令日渐消瘦。

不时忽见师爷面带喜色上前报喜,郑县令不悦问道:“有何喜事,来这烦我?”

师爷称:“禀大人,那杨发之子杨继忠前来投案!”

郑县令听闻后大喜,立刻让人带上堂来审问。

带上来审问后,杨继忠口称,当晚拜别亲友后,二人行房事,正欢好值巅峰之际,田氏忽的身体绷直,不再动弹,四肢冰凉,杨继忠只怕田氏死去,需要抵命,便畏而潜逃,近日东躲西藏,听闻家父入狱,愧疚难当,前来投案自首。

郑县令听闻心下有所定夺,知其缘故,此定然为所谓“阴脱”,二人纵欲过度,田氏“阴脱”假死,可是为何棺中不是田氏,而是一老者?田氏又去了何处?郑县令不明其中缘由,只好先将杨继忠监押入狱,替换杨父。

杨父出狱两月有余,案件还不见完结,杨氏家中积蓄也大多拿来打点茶叶,银两无多,只好先把生意支起。

一日,杨发一行人正行船至一岸边,一群妇人在河边捣衣,杨发忽见一女子形态与自己那儿媳杏花甚为相似,不免的老泪纵横,随行者见状,有目力好者定睛一看,惊叫:“老杨,那不是你家儿媳杏花?!”杨发慌忙道:“你莫要哄骗我!”

一行人急忙停船靠岸,杨发刚下船便认出这不是杏花还是谁?

随即,杨发拉着杏花上船,杏花一见杨发,喊到“公爹!”

杨发泪涕横流的一顿询问,才得知其中隐情。

图片

杏花当时假死,被埋入土中,被掘土声惊醒,开棺后发现是一老一少两个盗墓贼,他们听闻杨发家儿媳下葬,合计必然有不少陪葬品,正欲开坟盗墓,不小心磕到棺材,两人开棺后杏花猛然坐起,把两人吓得心惊胆战,二人也算是胆大的,细细观察后发觉杏花竟然未死,于是那老的便想,我二人成天做这些缺德的事,今日碰上个命不该绝的,不如把她放了,也算积德行善了。

那年青的听了斥道:“我二人做的杀头的事,将她放了如同投案自首,要不将她打杀了,重埋回去,要不带她远走高飞,我与她成家,也算娶个媳妇。”

老的说:“你带她走,若哪天被人认出来,我俩哪还有活路。”

年轻的心想也是,便心一横,竟要执铁锹拍死杏花,谁知老的不是此意,上前阻拦,脚下一滑正好拦在杏花身前,一下被拍中后脑,登时没了性命。

杏花本来就被吓得六神无主,老人的血溅在脸上,就被吓得昏死过去,年轻的也是吓得不轻,可他胆子大,便一不做二不休把老人装进棺材重新埋葬,带着杏花远赴他乡,逃跑了。

那少的本来一直把杏花禁在家中,后来见她老实,才肯让她出门走走,没想到今日的上天垂怜,再见到杨发。

图片

于是,杨发一行人赶忙带着杏花,加紧行船赶往望海县,生怕那亡命徒追上来,终于,船开了几个时辰,进了望海县内,见了一个村落,几人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觉得那亡命徒想是追不上来了,就要下船买些吃的再赶路。

俗话说,冤家路窄,那亡命徒本想回望海县打探打探消息,正行于此地,见了杏花,怒道:“你这贱妇人,敢趁我不在家逃跑!”说着就要上来拉扯杏花,杨发等人哪能让他如愿,几个人就上前阻拦,随即扭打在一起。

杏花见状急得跳脚,见村民都围上来,便跪下哭求道:“各位善人,求你们帮我把这贼人捉住,这人盗墓杀人,还将我拐带至此。”

众村民听了赶忙上前帮忙,将那亡命徒绑了个结实,此地地保也闻讯赶来,帮着杨发一行人压着那亡命徒前往望海县县衙。

郑县令审讯过后,此案终于完结,杨继忠也得以脱罪,一家人终于团聚。



 




Powered by 热购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