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参考文苑|那段穷开心的日子

发布日期:2022-03-24 18:00    点击次数:176

参考消息网1月23日报道(文/汪建)

读中学的时候,父亲已自军中退伍,赋闲在家。当时军人薪饷微薄,不足以养家糊口,父亲又无一技之长,谋职不易。为了生活,母亲经人介绍到火车站附近一家观光大饭店洗碗。那饭店主厨擅做日本料理,常有日本客人光临,生意愈来愈好,因此很缺人手。老板娘见母亲手脚利落,比之前她辞退的女工强上许多,决定重用她,从原本傍晚上工至夜晚10时,改成一早就来帮忙买菜、洗菜。至于烧菜,则依然交给大厨。这正合母亲的能力,只要不涉及烹饪技术,体力活对母亲来说是胜任愉快的,只是一连几周下工回来都已深夜,父亲不放心,便晚上9点多钟就到饭店外守候,等母亲下工陪她走路回家。

老板娘见这男人挺疼老婆的,请父亲从傍晚开始也一起来帮忙;如此又多了半份薪水,母亲很感激她,更卖力地工作。老板娘对父母颇为照顾,有时饭店客人吃剩的菜,像是整块完好的烧鹅、烤鸭、寿司,就请母亲带回家。又或是今晚客人多了,下工时她会很大方地塞个100元给他们,说请他们吃宵夜去,等于是给加班费。

有位餐饮部的副理,广东人,很精明,处事果决明快,也颇懂得养生之道,常叫杂工老李当跑腿,去青草店帮他抓药,然后在饭店厨房熬煮花茶。母亲很好奇,副理说喝了清凉退火,倒一小杯给母亲品尝;她因工作劳累,虚火旺,常要父亲帮她刮痧,没想到喝了这花茶,连刮痧都免了。母亲很想知道配方,但副理不肯给,经她再三恳求,终于透露此一秘方。方子后来弄丢了,我印象里依稀有菊花、银花、木棉花、甘草、竹叶……

主厨在烹煮食物时,见母亲买的菜有不合他意的,会告诉母亲如何挑选市场上的食材。印象深刻的是,买海参要挑选野生的,因为较耐煮,口感有劲道,无涩味,较滋补。但若母亲想进一步知道烹饪秘方,那绝对吃闭门羹,主厨在烹调时常把他人支开,那毕竟是他吃饭的家伙,轻易外泄就别混了。

饭店里有一位打杂小妹,心宽体胖,整日笑脸迎人。有次杂工老李想闹她,说每天饭后吃一颗糖果可以减肥,她竟然真的相信了,并奉行不渝。后来,是母亲看不下去,赶紧点醒她,她才知被耍了。不过,胖妹哈哈一笑,不以为忤,又跟大家打成一片。

胖妹的另一项工作是帮老板娘带孙子。这个男孩才五六岁,调皮捣蛋,像个混世魔王,常在饭店里外瞎胡闹,有时玩得双手脏兮兮的,把厨子接的一缸子洁净水搞浊了,被发现时却说刚才有小偷来,他是在帮厨子顾店。又或者学了一句外省骂人的三字经,就挂在嘴边当歌唱。老板娘对整个饭店大小事亲力亲为,难免无暇管教孙子,而她儿子、媳妇又在日本进修,便只能任由孙子成天胡作非为。有时员工见状会说他两句,不过小孩知道这些都是帮他阿嬷工作的,所以总把这些规劝的话当耳边风。

有次胖妹和老板娘的孙子一同前来我家玩,我终于得以见到传说中的两位主角。胖妹皮肤白皙、双颊红润、毫不怕生,似有一股用不完的精力,在我家跑前跑后,看起来好像少根筋。小男孩长得可爱,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四处观望,似有些怕生。父亲拿出他的看家本领“煎油饼”,招待贵宾,将面粉加糖和水拌匀成浆,放入油锅摇匀,炸至两面金黄。端出去的煎油饼胖妹全数吃完,还不够,父亲再煎一块,尚未起锅,她已拿着盘子去厨房等,边吃边夸父亲好手艺。

这是近半个世纪前的陈年往事,当时父母亲的工资虽然仅供全家三餐温饱,以现在的标准衡量就是月光族,但每天都忙得很开心,让我怀念至今,戏称那是一段“穷开心”的日子。(选自1月16日台湾联合新闻网,原题为《那段穷开心的日子》)

代发稿件30

台湾老街夜景(视觉中国)



 




Powered by 热购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