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惊涛骇浪的加息:一次50基点,发达国家央行纷纷抢跑美联储

发布日期:2022-04-29 11:25    点击次数:14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植 上海报道 在美联储大幅加息前,越来越多发达国家央行纷纷提前行动。

4月13日,新西兰与加拿大央行先后决定加息50个基点,分别创下2000年以来的最大单次加息幅度。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这意味着发达国家央行为了遏制高通胀状况,货币收紧步伐正变得越来越激进。

目前,新西兰央行预计该国CPI同比增速将在今年上半年触及约7%的峰值,远远高于央行的1%-3%通胀控制目标;加拿大央行预计今年该国CPI同比增速也将达到5.3%,同样大幅高于2%的通胀控制目标。

“此外,它们先于美联储大幅加息50个基点,也能有效防止美联储5月大幅加息所带来的资金流出压力。”上述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随着美联储大幅加息预期升温,发达国家也面临日益严峻的资本回流美国压力,需要提前大幅加息留住“套利资本”以支持本国经济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在通胀持续高企与美联储大幅加息的影响下,市场普遍预期加拿大与新西兰央行将在下一个货币政策会议上继续加息50个基点。

“这或许意味着高息商品货币再度回归。”一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加拿大与新西兰货币一直被视为高息商品货币,吸引日元套利资本等全球资金的青睐。但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令这两个国家基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点,叠加大宗商品价格一度回落,其高息商品货币属性日益削减,令众多套利资本纷纷离场。

“但是,大幅加息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随着越来越多投资机构开始关注大幅加息货币政策正导致发达国家经济衰退几率升温,加拿大与新西兰央行都需要在遏制高通胀与促进经济增长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点。”这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发达国家央行加速货币收紧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加拿大与新西兰央行纷纷加息50个基点,也在众多投资机构预期之内。究其原因,这两个国家都面临持续严峻的高通胀压力,不得不采取更激进的货币紧缩措施。

“事实上,金融市场认为发达国家央行在应对高通胀风险的反应速度偏慢,无形间驱动后者加快货币紧缩步伐以弥补此前的失误。”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更重要的是,通过大幅加息,加拿大与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央行可以向市场传递遏制高通胀的决心。

加拿大央行此前指出,通胀上升预期“根深蒂固”的风险正越来越大,目前他们必须使用货币工具令通胀恢复到2%目标水平,且牢牢稳住通胀预期。

Monex Europe外汇分析主管Simon Harvey表示,当前加拿大央行需要采取更积极的货币收紧措施,以确保消费者和企业对通胀的稳定预期,否则这个国家经济增长将付出更大代价。

“但是,目前金融市场普遍担心发达国家就业市场紧张正驱动工资-通胀之间呈现螺旋式上涨格局,导致高通胀状况将持续更长时间,且这种高通胀状况未必是大幅加息所能解决的。”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某种程度而言,大幅加息可以削减部分市场需求,令经济供需之间达到某种平衡,从而令供应短缺与物价上涨压力缓解。但在实际操作环节,大幅加息的货币政策未必能解决劳动力市场紧张问题,这更需要其他政府部门提供促就业等措施。”他指出,目前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若劳动力紧张问题持续得不到缓解,大幅加息举措对遏制通胀的效果可能会大打折扣。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与新西兰央行大幅加息举措,正令高息商品货币悄然回归,带动更多套利资本重返这两个国家。

以往,加拿大与新西兰作为高利率与大宗商品出口国家,其货币被视为“高息商品货币”,吸引大量套利资本青睐——每当这两个国家加息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大量套利资本就会涌入推高加拿大元与新西兰元汇率套利。但在疫情暴发导致这两个国家将利率降至历史低点后,套利资本一度离场,令这两个国家面临较大资本流出压力。

“随着加拿大与新西兰两国持续大幅升息,加之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套利资本或将重返,有助于这两个国家可以更好地抵御美联储大幅加息所造成的资本流出压力。”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强调说。

遏制高通胀与促进经济增长的艰难取舍

在持续快速加息后,越来越多发达国家央行骤然发现他们需要在促进经济增长与遏制通胀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点。

4月14日,韩国央行决定加息25个基点,将基准利率上调至1.5%,这已是韩国央行自去年8月以来的第四次加息。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投资机构此前一度认为韩国央行可能会保持利率不变。究其原因,一是他们认为韩国央行或等到新央行行长上任,再继续启动加息进程,二是他们注意到此前持续加息正悄然削弱韩国经济增长动能。

“不同于加拿大、新西兰两国经济增长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当前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既推高了韩国通胀率,也令韩国经济遭遇不小的增长压力。”一位亚太地区多策略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指出,其中一个最明显的迹象是,由于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令韩国进口开支随之大幅增加,这个国家自去年12月以来持续遭遇贸易赤字,但在以往,凭借电子相关产品出口,韩国外贸多数时刻都保持顺差状况。

受疫情反复、外贸赤字持续、能源进口价格持续上涨等因素影响,近日高盛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预测值调低至2.8%;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则认为俄乌冲突正影响全球经济增长,也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长预测值从3%下调至2.7%。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韩国央行需在遏制通胀与促进经济增长之间找到平衡点,再决定是否持续快速加息。”这位亚太地区多策略私募基金负责人指出。事实上,这种状况也将很快发生在加拿大、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央行身上。目前越来越多发达国家央行发现,若将货币政策侧重点过度偏向遏制通胀,无疑将给本国经济增长带来更大的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大幅加息预期升温,目前加拿大房地产市场开始失去增长动力,尤其是房产贷款利率持续上涨令民众买房热情开始减弱。

加拿大央行也明确表示,预计今明两年房地产市场将拖累经济增长,令今明两年GDP同比增速调低至3.2%与2.2%。

 “考虑到加拿大经济复苏相当依赖房地产投资,加拿大央行在制定未来加息步伐时,将更多兼顾本国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增长。”凯投宏观加拿大高级经济学家斯蒂芬·布朗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开始预测,一旦年底通胀率明显回落,发达国家很可能在2023年底迅速扭转货币政策方向——通过降息支持经济增长。这正驱动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开始买入押注发达国家未来降息的远期利率衍生品。



 




Powered by 热购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