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现在的古装剧男主角,到底有多辣眼睛?

发布日期:2022-04-25 11:36    点击次数:60

深呼吸。

掐人中。

备好眼药水。

战斗马上开始。

请听题——

看图猜测,两位的关系应是?

A.随从和主人

B.保镖与小姐

C.他是她的心上人

答案揭晓。

选C。

还没来得及震撼。

下一秒,吻戏奉上。

多机位,无死角。

强吻。

反击。

交换口气。

为了呈现出此环节,唇齿间的摩挲感,摄影师还特地拍了局部特写。

救命呀,辣眼睛的素材,它又双叒叕来攻击我。

这镜头。

若是给高颜值的主角,观众势必会嗑成尖叫鸡。

给颜值不匹配的二位,观众只能化身为打字机。

果然。

“女演员工伤”这一词条,愣是被刷上了热搜。

话题之下——

导演被骂恶趣味。

路人看了直皱眉。

剧粉有苦无处说。

书粉心碎了无痕。

每个人的眼睛和心灵,都在负重前行。

《恰似故人归》首度出圈,就被骂成了筛子,仅仅是因为男女演员颜值的不匹配吗?

非也非也。

更夸张的来了。

剧情设定里——

穷追不舍的,是女方。

被嫌弃丑的,是女方。

遭当众羞辱的,还是女方。

任谁看了不想说一句离谱!

观众无语。

粉丝暴怒。

怨念涌向男演员。

对不起我快进了。

丑得惊天地泣鬼神。

宝娟,我的眼睛!

更有甚者,跑到演员微博底下攻击。

颜值,体态,演技。

都很拉垮。

最后,角色的扮演者王子腾,不得不站出来回应争议:

“是自己拖了后腿。”

姿态放低,语言温和。

还算拉回一波好感。

然而,后续接连不断的吻戏,再度掀起众怒。

在这里无心攻击长相,也无意贩卖容貌焦虑。

只是。

演员与角色不相符。

男女官配相差甚远。

始终是观众的心头恨。

“天下苦古装丑男久矣。”

这话,并非无稽之谈。

从前看古偶剧,图的,是一个赏心悦目。

翩翩公子。

楚楚美人。

站在一起即能大饱眼福。

如今呢?

女主,颇有灵气。

男主,全线崩盘。

看完不求别的,只求身心健康。

崩盘人数之多,一张图都放不下。

扎堆下凡,污染荧幕。

轮番上阵,冲击眼球。

偏偏他们都有着同样的设定——

要么颜值绝世。

要么功夫盖世。

比如《君九龄》。

男主设定:

世家公子,洒脱不羁,风度翩翩。

他救忠良、恤遗孤,还是一个有情郎。

那么问题来了。

请问下图谁是男主?

这还用猜?

我押图一!

很不幸,是后者。

自带反派滤镜的金瀚,活脱脱被衬托成恶霸。

长相这关算是败了,演技或许还能加点分。

本剧最出圈的画面,当属男主英雄救美。

只见他身着长袍从天而降。

镜头接连扫过脚底,膝盖,侧身,还有微风拂起衣角露出的健硕大腿。

妥妥的帅哥氛围。

定格到面部表情:僵硬,冷漠,孤傲。

说是“机器人救美”,也不为过。

更离谱的,还在后头。

突闻心爱之人离世,男主震惊不已。

他捂住嘴,即将表演悲痛。

五官狰狞,眉头紧蹙,一招一式皆在射程范围。

悲,没感受到。

痛,更是没有。

甚至有点想笑。

这捂嘴动作。

当真不是用B-box,为已故爱人奏哀歌?

还有点像喝多了兜不住,只好双手捧着呕吐物。

长相拼不过。

演技惹人笑。

再一看自我介绍:风流倜傥、武功高强、又帅又能打……

好吧,你是男主,你说了算!

比上不足,比下总有余吧。

巧了,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有几个人能与之角逐。

《逢君正当时》男主。

号称绝世美男,美貌惊动全城。

女主看到他,也忍不住垂涎三尺,直犯花痴。

正式亮相前。

他缓缓掀车帘,只露出半张脸。

可谓卖足了关子。

结果镜头一转。

360度全是死角,一口牙满屏幕飞。

从此,血盆大口有了脸。

另一边,《春来枕星河》男主,徐徐展开“八边形攻势”。

轮廓,是崎岖的。

表演,是面瘫的。

不合适的妆造,把他衬托成一尊刚出土的兵马俑。

以上,是去年“古装丑男101”的御三家。

没想到,这个阵容今天还在扩张。

爱豆进军影视业,早已见怪不怪。

奇怪的是,人人都要分古装剧一杯羹。

比如木子洋。

模特与偶像,双重buff叠加在身,也遭不住古装造型的照妖镜。

他在《拜托了!大侠》饰演男主。

光是海报,男女主颜值就差了一大截。

回到剧本身,傻眼了。

嘴唇略厚。

眉毛高耸入云。

凭一个呆滞表情行天下。

换上古装,如同樵夫转世,大侠风范寥寥。

女主再怎么貌美,也无法拯救口碑。

面对讨论,有人认栽,有人自嘲。

但也有人,把精力用在骂网友上。

《玉面桃花总相逢》,本月出炉的古偶剧。

男主有年幼年长之分。

年幼部分,由小演员饰演。

眼神清澈灵动,一脸奶膘,直叫观众云养娃。

眨眼间,男孩长大,成了这副模样。

可爱消散,灵气全无。

接受不了这种落差,一位网友,发出感慨。

没批评。

没攻击。

平静的心碎。

男主的扮演者佟梦实,闻风而来,留下四字:你没事吧?

吓得该网友飞快删博。

轻则粉丝挥拳出击,重则本尊亲自下场。

但捂得了一时,捂得住一世吗?

作品评论全面翻车。

十条评论,八条落差。

“请佟梦实放过观众。”

“长大版本就像基因突变了。”

“明明小时候那么清俊儒雅,长大后却成了佟梦实。。。”

还有人将佟梦实,视为金瀚的接班人。

又为这个阵容添一大将。

古装丑男,层出不穷。

古偶没落,可想而知。

年少不识美男好,如今丑男满地跑。

风流潇洒无处寻,超然自逸再难得。

这就是古装偶像剧的现状。

忆往昔。

南焦北古,天涯四美。

探扇浅笑,儒雅风流。

《小李飞刀》李寻欢。

仗剑天涯,气宇不凡。

《神雕侠侣》杨过。

剑目星眉,一见误终生。

《逆水寒》顾惜朝。

敢爱敢恨,美貌销魂。

《雪花女神龙》欧阳明日。

公子如玉,仪表堂堂。

《秦王李世民》李建成。

惊鸿一瞥,气宇轩昂。

《仙剑奇侠传》徐长卿。

一袭白衣,悲喜不惊。

原著里的勾勒,或旷世无匹,或平平无奇。

选起角来,个个皆是城北徐公的美貌。

那时,服化道潦草,特效更不及如今。

当下,剧组多富裕,“替身”到处都是。

条件跟上了,作品质量、选角皆在下滑,问题出在哪儿了?

要说这些男演员,本身就长得“丑”,倒也不是。

最主要的,是不适合。

古装剧,长相为其一,气质为其二。

考验真实颜值,脸型的流畅度,三庭五眼、身段比例。

眉眼抗近景,身段架远景。

考验本人气质,是否足够古典,与角色融洽。

适合的,怎么演都成。

不适合,哪哪都不灵。

张震、周冬雨,放到电影里,个个都是绝佳的演员。

古装反而局限了他们。

而当下,选角和扮相,皆是胡闹。

不考虑人物性格,不考虑是否贴脸。

找来的演员,仿佛马路上随手一抓:嘿,就你了!

长相、气质都不符合,只能靠演技来变脸。

但年轻一辈古装剧演员,谈得上演技的,又有几位呢?

如此一来,产出的作品,既是毁了自己,也是凌迟观众。

彼此放过,对谁都好。

古偶当真完了?

也不尽然。

长相,是老天爷赏饭吃。

但气质、演技、贴脸,都可以靠后天习得。

白敬亭,非科班出身。

初涉古装,便是倾城。

《天盛长歌》,戏骨云集。

他所饰演的顾南衣,清冽高冷,不失天真,还有个“美强惨”人设。

白敬亭本人,与角色相差甚远。

为了融入其中,一身腱子肉的他开始减肥。

一米八的大高个,硬生生给瘦到108斤。

身边的何炅听闻,惊叹自己都有110斤。

面对疑惑,白敬亭只说:演员入戏本应这般。

需要演技,他练。

需要瘦削感,他减。

朱一龙亦是如此。

《知否知否》,小公爷齐衡,让温润公子有了脸。

前期,出生富庶,不经世事。

而后,历经落榜,失恋曲折。

角色前后差异明显。

为了演出差异感,朱一龙在身形上下足了功夫。

开拍前,努力增肥。小公爷珠圆玉润。

开拍后,努力暴瘦。小公爷憔悴不堪。

成就了角色的一体两面:无邪与破碎感皆存。

如果说,朱一龙是主角,因此为角色煞费苦心。

《妖猫传》中,刘昊然的出场不过寥寥。

却成了电影最吸引人的点睛之笔。

少年白龙,为爱饲蛊。

白龙的一生,贯穿的只有“爱”,这一个字眼。

从出场时,少年放荡不羁的身影。

到身死时,执拗中微微恐惧的眼神。

试戏时,他在陈凯歌的言语中,听出了不满。

“能再瘦点,就好了。”

为了短短几分钟的戏。

刘昊然暴瘦20斤。

至此,才有了观众心中的白龙少年。

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身为演员执着与敬业。

论长相,都不是一等一的美男。

论付出,有着化腐为奇的功效。

或许,“古装丑男”的丑,并不单指长相。

更丑的,是演员的懈怠,粉丝的盲目。

以及资本的强推,吃相的恶心。



 




Powered by 热购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